咬开“笔记”的坚壳my399.com

发布于:2019-03-26

  读笔记的味道,  就在这不断绕路、不断寻找的旅程,  在这不断遇到坚硬又不断咬开硬壳的挣扎中,  还有,就是迷失在咬开壳后的清香里……  半文  读旧人笔记,像吃坚果,文字带壳,把壳咬开,里面清香四溢。 壳的厚薄,花的力气,香的浓薄,因人而异。 像我这种没读几本书的,咬的时候,花的力气会大些。   读沈复《浮生六记》,读到“克昌从师,修脯无缺”句,感觉“修脯”二字,需要咬下,便翻查,得知,修,通“脩”,干肉的意思,“脯”,也是干肉。

同是干肉,有所不同,“脯”是那种不太干的干肉,再进一步,就变成“修”了。

“修脯”放在这里,引申为送给老师的礼品。

整句的意思是“克昌去读书的时候,送给老师的礼品也从来没缺少过”。

放在现在,大概就相当于学费。 当时芸不过十几岁,还不是沈复的妻子。

芸仅凭着十个手指头,做女红,能够提供家用,还能供得起弟弟克昌读书,其贤淑,可见一斑。

  不过,以“修脯”做学费,只是旧时的习俗,大约旧时肉干精贵,可代替钱物。

沈复所在的乾隆嘉庆年间,“修脯”已是一种指代,并非真正拿肉干做礼品、学费。 到今天,“修脯”连指代都算不上了。

不只“修脯”,旧时那种典故,包括文绉绉的说话方式,到今天已成风景。   像沈复,告母曰:“若为儿择妇,非淑姊不娶。

”像芸,笑曰:“无师之作,愿得知己堪师者敲成之耳。

”像这样的对白,若放到今天的古装剧,观众肯定要蒙圈,一边看一边翻资料,也是来不及的。 或者需要像外国大片,对白用英语,在下面用白话文字幕作翻译。

  对笔记的翻译,也有人反对,说看翻译,就像小时候吃炒蚕豆,自己咬不动,由父亲母亲先咬碎嚼糊,再喂给孩子,虽也吃到了,但那种咬的乐趣,咬开后的香味,体会不到了。

所以有人说了,这叫“快餐文化”,浮光掠影,不求甚解,拿人家咬过、嚼过的东西,再咬一遍、再嚼一遍,或者也不咬也不嚼,只是穿肠过一遍。 没多大意思。

  我是喜欢“掘根倒蔀头”的。 就“修脯”二字,再用力咬咬,发现孔子在《述而》中说过:“自行束脩以上,吾未尝无诲焉。 ”大意是“凡是能够主动送上一束干肉作为礼品的,我从来没有不给他教诲的”。

一束,就是十条。 再翻翻,就知道,十条干肉在春秋时期是作为比较基础的礼品,“上则人君用玉,中则卿羔,大夫雁,士雉,下则庶人执鹜,工商执鸡,其中或束修壶酒一犬,悉不得无也。 ”古人往来,讲究礼数,要拿个礼品,不能空着双手,所以有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。

“束修、壶酒、一犬”,这些礼品都被列入下等,是最为基础的。

孔子虽是圣人,有教无类,但最基本的礼还是要的。

  孔子之“礼”,或是中华礼仪之邦的源头。 此后各朝,干肉,或作为礼品,或作代称,直至清未,《官场现形记》第32回说到:“你既然有志学洋话,为什么不去拜一个先生,好好的学上两年?一个月只消化上一两块洋钱的束修。 ”  这里的“束修”,不再是干肉,纯粹只是学费的代称。   再咬咬,发现“束修”还可以指“修养”,《晋书·夏侯湛传》说:“惟我兄弟姊妹,束修慎行,用不辱於冠带。 ”这里的“束修”,大概是约束修行的意思了。 仔细比较,发现旧时“束脩”,就作“脩”,代表“干肉”,没有写成“修”的,现因繁简字体的变化,修,通“脩”,混用后,有些乱了。 “修脯无缺”的“修”字,实应作“脩”,干肉,放旧时,还不好随便代替。

如此,咬了一通,绕了一大圈,终于是绕回来了。   也有绕得远了,迷了路的。

  读《闺房记乐》,读到芸病逝后,大恸。 回煞接眚之期,逝者灵魂回归,因不利生人,要一家尽出,调之“避眚”。 但沈复情痴,“余乃张灯入室,见铺设宛然而音容已杳,不禁心伤泪涌。 又恐泪眼模糊失所欲见,忍泪睁目,坐床而待。

”又恸。   由沈复说到“恩爱夫妻不到头”一句,想到苏轼妻“王弗”,想到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一阙,鼻子发酸。 又想到林和靖“梅妻鹤子”一说,以为旷达,再读《长相思》一词:吴山青,越山青,两岸青山相对迎,谁知离别情?君泪盈,妾泪盈,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边潮已平。   反复读,关键是“罗带同心结未成”一句,林和靖是有大恸在里面的。 查资料,林四十多岁到杭州孤山下隐居,之前生平,几乎空白,也有说林有过继的后人,但没提到有过爱人。 翻了很多资料,没有定论。

但我更相信,林是有过知心爱人的,并且,铭心刻骨,只是,“结未成”。 结未成而又终分离。

非经大恸,岂会大悟。   只是,路走到此处,断了。 我迷失方向,再绕不出去。   读旧人笔记,常如此,见一处疑惑,翻查一番,豁然开朗。

有时又感觉新的疑惑,再查,又添新疑惑。

如此,读一则笔记,有时要翻数十上百本书。 现在百度,很方便。 但仍要对照书本。 有时,绕多了,忘路之远近,也有误入桃花源,开始读另一本好书,忘记是从哪里出发的了。

有时,也会迷途知返,翻了若干本书,读了若干资料后,又回过头来,接着读笔记。

  所以说起来,读笔记,也不一定要读出什么结果,或一定要获得多少知识,读笔记的味道,就在这不断绕路、不断寻找的旅程,在这不断遇到坚硬又不断咬开硬壳的挣扎中,还有,就是迷失在咬开壳后的清香里。

Copyright 1994-2015
版权所有 澳门威尼斯手机版官网    浙ICP备10003665
服务热线:4000-820-985    传真:0571-85423105
技术支持:交联(杭州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信息部

集团旗下公司
交联(杭州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杭州交联电力设计股份有限公司
杭州交联电气工程有限公司
杭州益电工科技有限公司
浙江新能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杭州新能量运维检测有限公司
网站导航
联系我们
人力资源
投资者关系
集团业务
新闻中心
关于我们

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2526号